政法文化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政法文化 >

出警(小小说)

时间:  2018-09-28 11:59
这一次,并没有110指令,也没人要求他们几分钟以内必须到场,但这一次,却更急迫,分秒必争——
 
□李 佳
 
星期六,民警老蔡休息。虽说都50多岁的人了,但他依旧放不下自己的那摊子事。平日里,他既要进社区、又要往各家商户跑;既要巡逻出警,又要防控检查。张家长李家短拖着他,难得在家休息一回。
 
即使在家,他还是百爪挠心,坐立不安。天才放亮,他便起来了,早饭没吃上几口,就在房间里来回踱步。老伴儿见他这样,无奈地摇摇头,叹口气,并没有多问,和老蔡相濡以沫20多年,对他那点儿脾气早就习惯了。自打几天前那件事情发生以后,老蔡更加如此,夜里辗转反侧,日间心神不宁。
 
日上三竿后,天大热起来。今年的夏天特别怪,一连十几个高温天,天天超过40摄氏度,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凉快下来。屋外的日头越毒,屋里的老蔡越躁,他踱步的速度比刚才更快了,虽说开着空调,他还是不时抹着额角的汗。
 
“当!当!”突然,两声清脆的手机提示音响起。老蔡身体一震,连忙停步、低下头来看手机。从一大早,手机就被他紧紧攥在手里,这会儿都有些发烫了。
 
“医院停电了!”是注明“工作群”里的苏大姐发来的消息,老蔡记得她守在医院里好几天了。
 
“速送冰袋来。”“紧急!”“家属已在医院一楼等。”
 
苏大姐的消息,一条接着一条。
 
警情就是命令。接过20多年110的老蔡,早养成了闻警即动。他抓起手包便往外走,脚下走着,手里也一刻没停,边走边回消息:“冰马上到!”门在身后重重关上的一刻,他才想起,还没顾上跟老伴儿打声招呼。“算了,老夫老妻了。”转念间,已匆匆奔下楼。
 
在从自家单元到小区大门的一小段路程里,老蔡在脑子里盘出了好几个可能有冰的地方:第一个,小区门口便利店。便利店里卖棒冰,棒冰也是冰。老蔡急忙拐进店,对着棒冰拍了张照片、发进工作群,紧跟着留言道:“这个能用吗?我买好送过来。”
 
很快,苏大姐回道:“医生说,棒冰不行。”
 
群里又有人问:“冰贴宝呢?我去买!”
 
“也不行。”苏大姐答。
 
“去海鲜市场吧!肯定有大冰块。”
 
“冰块必须袋装的,用于体表,大冰块没法用。”
 
一时间,群里的留言铺天盖地。顾不上看完,老蔡又想到一个人:集贸市场的刘经理。集贸市场里汇集着各类商家,大夏天的,肯定有用得上冰的;更重要的是,那儿离得近。得马上打电话过去!
 
第一通电话,不通。
 
此时,群里又出现了一条新消息:“呼吸机换了三台。室温太高了,患者体温一会儿升一度,心跳达140……”老蔡的心再度缩紧。他连忙拨打刚才的号码;一次不通,就再打,直到通了为止。毕竟人命关天!
 
老蔡一边打电话,一边往集贸市场赶,因为心里急,刚开始是快步走,不知不觉间变成小跑步。等快要到集贸市场的时候,他背上的衣服几乎湿透了,全贴在了身上。就在此时,电话通了。老蔡气喘吁吁地简要说明事由。刘经理当即表示:用最快的速度准备冰!平日里,集贸市场的麻烦事最多,每次一有麻烦,老蔡就二话不说地赶来,这次老蔡有需要,刘经理当然没有二话。
 
挂上电话,老蔡胡乱地抹了一把汗,此刻他脸上的汗都快把眼睛给糊住了,也顾不上歇口气,他连忙点开微信,急着往群里回复。
 
不一会儿工夫,群里的新消息连成一大片。“联系好冰厂,就送冰过来!”“某商场保安部已送冰过来!”“某某酒店已准备好冰,正在送过来……”匆匆浏览了一下,老蔡的嘴角牵出一丝笑容,他随即写下:“联系好集贸市场,冰马上送到!”
 
写完这一条后,他下意识地看了看表:从收到求助到现在,刚好5分钟——110出警规范要求的到场时间,也是5分钟。
 
只是这一次,并没有110指令,也没人要求他们几分钟以内必须到场,但这一次,却更急迫,分秒必争。这一次,老蔡和全体同事几乎都参加了出警,俨然是一场全所“大行动”。
 
而那位正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里的病患,是他们并肩战斗的同事老王。6天前,老王为了营救一名欲跳楼自杀的年轻人,不慎从高空跌落,深度昏迷,尚未脱离危险。
 
(作者单位: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)
 
(原文链接:http://epaper.cpd.com.cn/szb.html?t=szb&d=20180928)
 
 
来源:人民公安报
(责任编辑:曹红娟)